Thursday, January 31, 2008

边缘化马华公会,由一封电邮开始。


如果你认同马华公会对华社来说早已经是irrelevant了,并且希望其他华社民众也能够清楚明白,马华公会的历史使命早在马来亚独立以后的首30年内已经完成;自那时候开始马华公会不仅仅成为马来西亚华社争取平等权益的负累,更成为马来西亚从威权政体转型成为民主和法治社会的绊脚石,那么请你不要再继续眼巴巴的看着马华公会“逃离政治”的务虚作风和“做戏多过做事”的沉沦文化继续拖累华社、拖垮国家,你必须付诸行动协助马华公会安详的走进历史,而不是阻住历史前进。你可以做的事很多,但如果你即不想再看到马华继续沉沦,却又懒骨头的话,那没关系 ,你就帮忙传递信息予身边和远方的亲朋戚友,集众人之力来完成送马华一程的愿望好了。
这里是一个已经被图像化的文章 -- 《边缘化马华公会宣言》 ,作者是M仔,文章最初发表在《独立新闻在线》(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php?n=2652)。
请通过电子邮件(email) ,把此图像转发给家人、亲戚、朋友、同事、同学、同乡等等,并呼吁大家继续转发该电邮。

(请点击、下载以及通过电邮广发以上图像!)

边缘化马华公会,由一封电邮开始。

Wednesday, January 23, 2008

[致马华周美芬议员] 胜选靠苦功,不靠恐吓!

对513幽灵说不!


- 周美芬国会议员必须收回恐吓性言论并道歉


我们,代表多元族裔、宗教、文化背景的公民社会团体与关心国事的公民,强调所有马来西亚人都有权,通过自由、公平与干净的选举,推选民意代表和政府。没有任何政治人物或政党能够诉诸威胁或恐吓手段来影响选民的选择。

我们深感遗憾,马华党籍的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周美芬小姐,如1月21日(星期一)《中国报》所报道,竟然对公众传达如此散布恐惧的言论:“若没有足够华裔代表在国阵,并非好事,华社已承担不起另一次513事件。”

1969 年的513族群暴乱的确是马来西亚政治史上黑暗一页,因为政治暴力和权谋篡夺了选民的民主选择。为了政治目的而召唤513事件的惨痛回忆,是对悲剧中所有 死难者、幸存者以及家属的严重不敬。以暗示513的重演来警告选民不得支持在野党更是无耻,绝非负责政治人物所应采取的手段。

如果周议员掌握情资,知道的确有人准备策划政治暴力,来回应特定的选举结果,畅言公共安全的她,应该立刻向警方报案,并协助警方调查。

反之,如果周议员只是凭空臆想,我们感到真心失望,因为她竟然为了钓取选票而如此自甘堕落。政治人物不是黑社会分子。他们不能像黑社会分子以威迫手段榨取金钱的方式骗取选票。

周议员的言论,事实上已触犯《1954年选举罪行法令》第9(1)条文“不当影响”

    9.1. 在选举之前、期间或之后,直接或间接,本身或通过他人代表,通过使用或威胁使用任何武力、暴力,或胁制,或由本身或他人造成或威胁造成对任何个人在尘世或 来世的伤害、破坏、危害、损失,以便诱使或迫使有关人士在任何选举中投票或不投票,或者基于有关人士在任何选举中投票或不投票的缘故;或者通过绑架、威 胁、舞弊工具或阴谋,妨碍或阻止任何选民自由行使投票权,或者借此迫使、诱使、凌驾任何选民,以便在任何选举中给予或不给予其选票;或者直接或间接干预, 或企图干预任何人自由行使任何选举权利;每一个作出以上行为者,将犯上不当影响的罪行。

在等待选举委员会就此事展开调查并报警的同时,我们呼吁周议员知错能改,亡羊补牢。她应该立即收回上述言论,并且为散布恐惧毫不保留地道歉。她必须毫不保留地谴责在马来西亚的任何政治暴力。

选民必须得到保证,他们可以在无畏无惧的环境中行使选举权,支持任何政党或候选人。

我们也呼吁首相阿都拉巴达维,清楚表明阿都拉政府与国阵,与周议员威吓选民的言论划清界线;并且毫不保留地谴责任何对选民的威胁与恐吓

我们不能让马来西亚变成像巴基斯坦一样政治暴力横行的“失败国家”。我们不能允许任何人玩火。我们必须明确拒绝任何人利用513幽灵恐吓马来西亚公民。

所有热爱民主的个人,可以把这项声明展示在您的产业、交通工具或网页上,作为联署行动,直到周议员收回上述言论并道歉为止。




各位网友,您能够为公平与和平的选举尽一份力。你需要做的只是:将以下3语文告(点击3语文告)张贴在您的部落格、个人网站或论坛上,并通过电邮广泛转发。

各位,我们不仅应该谴责任何人士企图通过恐吓选民来捞取选票的做法,更必须杜绝这种极度不健康的政治文化

倘若我们继续姑息任何形式的威吓竞选手段,让发出耸动言论的政客轻易当选,我们其实是在间接的向其他候选人传达一种极其扭曲的政治信息:即是,胜选可以不靠苦功,单靠5年一次的投机和“恐吓”就足够了!

试想想,如果所有政治人物纷纷有样学样、食髓之味,让选举竞逐不只仅得个“讲”字,还可以加上一个“吓”字来催票,50年以后,您我的子孙仍将继续生活在恐惧之中,尤其是在大选来临的时候!

Sunday, January 20, 2008

嘴脸

在台上,
某政治人物陈X才大大声:
“我们马华有求必应,没有求也应,为华社做了很多东西。。。”
“我们今天不是空手来,我们拿了5万块来。。。”
“我们不是大选才做东西。。。”
“你们有什么问题,我们都解决。。。”

*********************************************************

在台下,
我问:“下届出战地点确定了吗?”
陈X才小小声:“不知道”
再问:“巴生自由贸易区,万挠电缆事件会不会影响胜算?”
陈X才小小声:“赶时间”

Saturday, January 19, 2008

名和利

不知道听谁说的:

话说有次乾隆微服出巡,来到河边看到攘攘熙熙的人流,
说:哇!我看到成千上万的子民。
臣说:我只看到两种人,一种叫'名',一种叫'利' 。

不好意思,不瞒你说,其实我也是其中一份子。
哈哈哈。你是吗?

Friday, January 18, 2008

句号

奥运曾经有这么一段历史:
一名马拉松选手在遥遥领先进入最后阶段时严重摔伤,几乎不能继续比赛。正当观众们看着其他选手们一个接一个跑入体育馆而比赛也要结束时,大家看到了这名参赛者抱伤进场完成了比赛。
赛后,媒体观众都询问了这名不平凡的参赛者,为何他要坚持到最后。他只是说:我的国家派我来不是为了开始一个比赛,而是结束一个比赛,而我将决定它该漂亮地结束还是丑陋地终结。我选择前者。

****************************************************************

今日凌晨在蕉赖渡过难忘的一夜:许多人物都出现了。
三年半的投入,努力,付出,该画上一个句点。
是为难过与复杂。
但这不会是一个结束,而是另一个全新开始。

同理心,将心比心。
不气势陵人,不欺人太甚。

2008,暴暴雄心,加油!!

Monday, January 14, 2008

新闻报报看

工作2天后,明天起又连续休息3天..

很多人看我这一份工作很爽,可以3天打鱼,4天晒网(2天工作,3天休息);
这其实都是刚开始工作3个月累积下来得假期,现在补回去而已.

就趁这这休息片刻,更新一下文章..顺道写一写新闻工作的故事吧.

*******************************************************

有一段时间,经常跑巴生地方新闻:
摩托被官员没收后不见,无良厂商丢弃化学废物,父子被殴,发展商拖延交地.
爱莫能助,唯一能做就是帮他们报导,引起社会关注.
雪州行动党副主席陈彼得竟然是我"从记"以来最熟落的政治人物.

有一段时间,经常跑娱乐新闻:
专辑发表会,签唱会,演唱会,签名会.
跑娱乐新闻最轻松,有新闻稿,有东西吃,还有专辑拿.
还有机会见明星:成龙皮肤好,梁静茹胭脂重,王丽宏很靓仔,张震岳很有型.

有一段时间,经常跑街访--街头访问:
政治人物见到镜头会很兴奋滔滔不绝,
街头市民见到镜头会很害怕纷纷闪闭,
一个是害羞,一个是不知羞...

有一段时间,经常跑白事:
刁蛮岛船难,丧事葬礼看人哭哭啼啼,
名人伟人公祭,七早八早要起床,敦陈侦禄的还有单独跑去马六甲,
去了白事回来,因为迷信的关系,都会买一些花回来冲凉..

有一段时间,经常跑布城和马华大厦:
同一座华小,可以去采访好几次,然后从不同角度赞美政党功劳,
有时候长篇大论的记者会,原来是很普通的例常工作,要媒体采访是担心我们没工作好做.
没有振奋人心的政策,只有慌腔走板的官腔.很显.

有一段时间,经常跑商联控股: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虽然我觉得陈先生有理)
但就是不要当面对质,而选择隔空喊话.
不过有幸看到小时候翻报纸看到的华社经典商界人物,以后我或许会插上一脚也说不一定.

******************************************************************

不过,黄潮时候我飞去澳门;
兴都权益委员会时我休息;
林梧桐去世我派去别的工作;
也无缘目睹蔡细历辞职的情景.
巫统大会时也还没有领记者证.

好遗憾!!
希望大选可以弥补这种感觉.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