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9, 2007

民权委员会 : 首相应告别压制人权黑暗期,废除恶法推动警察改革

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民权委员会欣慰法庭宣判内安法令扣留者阿都马列胡先起诉政府非法扣留和暴力虐待胜诉。这是迟来的正义,证实了长期以来内安法扣留者遭暴力虐待的事实。然而,这项残酷的事实只是执法者暴力行径的冰山一角,更值得责问的是,何以政府竟然容忍如此不人道的举措维持多年。

今年10月27日是茅草行动二十周年纪念。过去这项大规模逮捕异议分子行动,是本国自513以来最大的压制人权黑暗事件,连同1988年司法危机以及最高法院法官革职事件,令民主制度破坏殆尽,其压制性效应一直延续到今天。

当年政府援引《1960年内安法令》扣留106名政党人士和社运工作者,却始终未能提出他们危害国家安全的证据加以提控。同样的,扣留者也投诉遭执法者暴力威胁,种种压制侵害人权,剥夺人性尊严。

面对种种的非法扣留以及执法者如此卑鄙无耻的暴力行径,政府应该立即向过去所有非法扣留和暴力虐待的受害者致歉,同时废除《1960年内安法令》,以根绝这种非人性的制度化暴力,以免执法者继续藉以侵犯人权。该法是我国最大的不公正,赋予部长过大的权力批准无审讯扣留,导致严重侵犯宪赋人权。这项恶法导致部长权限凌驾司法,行政权力恶性膨胀,恶法成为执政者对付异议分子的政治工具。

首相阿都拉誓言推动行政革新与听取真话,就应该接纳人权团体多年的呼吁,立即宣誓与过去压制人权的黑暗期划清界线,切实推动废除恶法,彻除腐败滥权。首要就是成立“真相调查委员会”彻查1987年茅草行动真相,还原历史真相、恢复正义以及补偿受害者。

阿都马列胡先案子捎来远违的正义呼声,该案子不应仅以金钱赔偿结束,而让滥权、暴虐的涉案高级警官逍遥法外,应该重新开启当年有关高级警官施暴的调查报告,并将施暴者绳之以法,也追究时任总警长拉欣诺的行政责任。

种种警察滥权与暴力事例也证明政府推展警察改革的必要,首要就是落实皇家委员会建议设立的“独立警察违例行为投诉委员会”(Independent Police Complaints and Misconduct Commission,IPCMC),以及限制政治部的权力。

首相阿都拉上台允诺听真话推动革新,但并未实际纠正和废止过去压制性的举措与体制,相反的,近年新闻自由严重受压制,贪污腐败日益严重,民生困难,大道路费以及百物价格上涨,令人民怨声载道。首相不应再漠视民瘼,而应大刀阔斧推展改革,肃清腐败,才能令国家走向民主开放、和平繁荣的道路。

民权委员会主席
谢春荣

Sunday, October 28, 2007

追忆与反思马来西亚历史的伤口--- 茅草行动

1987年7月,教育部委派许多不谙华文的教师担任华文小学的高职,包括校长、副校长、训导主任、课外活动主任等职位,教育部此举引起华人社会的强烈不满。由于1961年教育法令第21项(2) 条文[1] 始终没有删除,因此华社质疑 此举是华小改制为国小的前奏,故而集体向政府表示不满。

让华社感到极度不满的是,此“华小高职事件” 在华教界提出来多日后却仍未见教育部关注,因此当时反对此政策的包括朝野华基政党、董教总及全国各地的华团,在天后宫举办空前的华团政党抗议大会。许多华小更于这段期间进行罢课。可是华社的空前大团结却引来偏激的马来政客的非议。他们继而蓄意指鹿为马,扭曲华社要求教育部收回不谙华文人士出任华小高职的请愿举动为“质疑马来人的尊严与特权” ,同时发表煽动及侮辱性的言论,也不甘示弱,欲筹办一场五十万人的大集会。现任副首相、当时的巫青团团长纳吉甚至在巫青团集会中面不改色地高喊要“以华人的血来洗我们的马来剑” !(我们应感到欣慰,现任的巫青团团长相对温和,只是象征式地举马来剑!)

马来西亚当时政治局势顿时风声鹤唳,种族关系剑拔弩张,眼看形势即将演变为一场有如513那样的种族流血冲突事件,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当时的首相马哈迪医生迅速签下逮捕令,就在1987年10月27日至12月杪期间,马来西亚警察政治部援引了内部安全法令[2]展开大逮捕行动(代号“茅草行动”(Operasi Lalang) ,扣留了包括反对党、宗教、教育、工运、环境和公众利益集团的领袖们在内的106人。许多华教界及反对党领袖如沈慕羽、林晃昇、柯嘉逊、李万千、林吉祥、加巴星等人就这样无辜地被囚禁了一段时期。另外,当时政府还吊销《星洲日报》、《星报》(The Star)及《祖国报》(Watan)三家报刊的出版准证(后来获准复刊)。

“茅草行动”是马来西亚建国以来最大规模的大逮捕行动,它是马来西亚政治史最可耻的一页,一道令人永远痛心疾首的伤口,就如天安门事件是中国历史永远的伤口那样。“茅草行动”的发生印证了内安法令已遭到滥用,成为执政者用以对付异议分子的有利武器。其实,内安法令自马共宣布解散以后便没有存在的意义了,除了对于欲巩固其政权者。

今天适逢“茅草行动”二十周年纪念,冀望大家集体呼吁政府早日废除内安法令,以避免类似“茅草行动” 这种内安法令遭滥用的情况再度重演。让我们一起许大马一个更民主的未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1961年教育法令》第21(2)条文授权教育部长认为适当时可把国民型华印小改为国民小学。
[2] 简称内安法令,Internal Security Act (ISA) 。在这条法令下,任何人可以在未经审讯的情况 下遭警方以威胁国家安全为由扣留长达60天。过了60天,被扣留者可在内政部长批准下继续在未经审讯的情况下遭警方扣留长达2年之久。显然这法令是违反人权的。
——————————————————————————

p/s: 另外,请点击观赏由本文作者姚文彬制作的“茅草行动”短片: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gi9HyL9YB8

Saturday, October 13, 2007

生日快乐

二十三岁的生日,是开斋节也是星期日。
没有假期,没有休息,早早来到了公司。
上网在自己的部落格快速输入生日快乐给自己。
待会又要出去采访了。

Wednesday, October 10, 2007

双溪毛糯麻风病院意义非凡

在雪兰莪州双溪毛糯的一处山谷,存在着一个以自己的速度周转的世界。静谧的山谷隐匿在群山之间,隔绝了纷纷扰扰的世界,也隔绝了火焰高涨的歧视的眼睛。

一晃七十年过去,当年被送到这里的小女孩、小男孩已到古稀之年;他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也回不到从前的家。他们的家,在双溪毛糯麻风病院,双溪毛糯麻风病院就是他们的家。

如果不是园艺商占用了院区的土地,大肆破坏周遭的环境,那真是一个静谧怡人的地方。连绵的山峦形成一圈天然的屏风,朴实可爱的小屋一幢幢井然有序地分布在山谷间,像跃然画布的乡野胜景。走在屋间的小路上,偶尔可见妇女坐在屋旁闲话家常。

这里的每个住户,心中都藏着一个不可磨灭的伤口,可是,山水的抚慰,加上和蔼的医护人员的细心照料,挂在他们脸上的泪痕,逐渐化作了平静的笑容。

邱 女士(左图左)今年67岁,12岁那年她被送来这里。从此,双溪毛糯就成了她寄托终生的家。星纳丹比(T.Sinnathanby)今年84岁,16岁那 年被发现患上麻风病(leprosy)后,他就被迫离开怡保的家园,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开始新生活。除了中间出外闯荡的十年,他的一生就依附在这个占地 570英亩的院区里。

邱女士和星纳丹比一如既往地在院区内生活,没有意识到巨大的发展爪牙正蓄势待发,准备侵蚀他们的家园。他们也无从意识到,自己居住的地方,在麻风病史上具有革命性意义。

启发世界麻风病院设计

国家麻风病控制中心的东院已归玛拉工艺大学(UiTM)所有,该大学将在本月底动工,把东院发展成为医学院大楼。这个消息像轻风飘过,没有惊动任何一方,唯独林永隆日夜焦急地盘算如何拯救这个别具意义的地方。

林 永隆(左图)是一名默默耕耘的建筑学者,在一家私立学院任教。他在某天迷途中懵懵懂懂地闯入国家麻风病控制中心,发现了这个独特的所在。后来在书店里,他 偶然发现安东尼佐书华(Anthony Joshua)著的《马来西亚的麻风病:过去,现在和未来》(Leprosy in Malaysia: Past, Present and Future),惊叹于该麻风病院的历史及人文价值。经过一番研究之后,他确认了:我国的国家麻风病控制中心在麻风病院设计及建筑史上,具有开创性意义。

他是这样形容这个地方的:“它是我国对医疗历史的巨大贡献。它不只贡献马来西亚的麻风病人,也贡献给全世界。马来西亚有多少个这样的机会,可以让我们告诉世人,我们有这么巨大的贡献?”

他指出,国家麻风病控制中心乃由人性角度出发治疗麻风病患的疗养院,其基本概念是创造一个麻风病人自供自足的环境,以便被社会唾弃的麻风病患可以在没有歧视的环境中,从容自在地生活。

国 家麻风病控制中心(Pusat Kawalan Kusta Negara,前称双溪毛糯疗养院、双溪毛糯麻风病院)诞生在英殖民时代。“自供自足”的概念出自治疗麻风病的白人医生特拉维斯(Dr Travers)的构想。他梦想把被隔离在医院内的麻风病人安顿在一个与世无争的小村落,以便麻风病患可以在自己的天地里悠游自在地过活。最后,特拉维斯 的人本概念得到英殖民政府配合落实。

英殖民政府1926年开始动工在双溪毛糯建造麻风病院,1930年东院和西院建竣后正式开幕。为了应付需求,病院继续扩建,中院在1936年落成。在疾病的高峰期,入住病人高达二千余人。目前,院内尚有三百余名病人留住。

病人各得其所

东 院、西院和中院三个部份总共占地570英亩,为世界第二大麻风病院及英联邦国家最大麻风病院。院内除了有医院和供病人住宿的小屋,还有警察局、邮政局、消 防局、会馆(如福建会馆)、改良所(形同今日的辅导中心)、消闲俱乐部、缝纫厂、中小学、幼儿园、回教堂、基督教堂、华人寺庙,还有一个专为惩罚犯规病人 而设的监狱。

根据安东尼佐书华在《马来西亚的麻风病:过去,现在和未来》的记载,这个麻风病人的专属地带,以前还有自己的专用货币(左图)。

谈起麻风病院过去的“辉煌”历史,记者在院内研究室巧遇的星纳丹比笑眯眯地说:“以前我们用双溪毛糯钱,要换钱时还得到邮政局去。现在邮政局没了,警察局也没了。”

星纳丹比年轻的时候,还是麻风病院的医护人员。初时受训为医护人员时,每月可挣得两元的酬劳,二战过后月薪跳升到96元。1950年代成为正式护士时,他的薪水扣除水电费后,有270元。

邱女士则告诉记者,她是一名缝纫女工,1960年代的月薪是136元。现在缝纫厂停止运作了,她每月仍照旧领取136元的“月薪”。

林永隆解释说,无论是医护人员,还是缝纫女工,都是双溪毛糯麻风病院设计的部份构想。他说,该院的出发点就是为病人建设集治疗、生活、工作、休闲于一体的理想家园,因此,病情较轻的病人都被分配工作,以便协助病人重建自信。

病院体现人性光辉

麻风病就像一记魔咒,数千年来跟人类纠缠不休。由于病因成迷且病状奇特,人类唾弃不幸染病的同类,把他们隔绝在人性和理性的围墙外。迟至1940年,人类才凭自己的勇气和智慧,解开了纠缠数千年的咒语。

今天,麻风病已被证实为一种传染性极低的疾病,唯有身体抵抗力弱者才有感染麻风病的风险。随着医学进步,我国已有能力在病人染病初期侦查出病因,且在24小时内治愈病人。据麻风病院内的研究人员透露,我国每年尚有约150宗麻风病例。

今 天回看麻风病史,其实就是看一部人类如何残杀同类的历史,记述了人类对无知的恐惧、丑陋的自私心理,以及麻风病人的血和泪。由于无知和恐惧,历史上写满了 麻风病人惨遭歧视、隔离、活埋、被集体杀害的事迹。从来,人类就没把麻风病患当人看待,一旦被确认为麻风病患,一个人的一生就算是完了。

双溪毛糯麻风病院诞生在麻风病仍旧被视为怪病及不治之症的1930年代,为了控制疫情、抵抗传染,它的创设仍不脱“隔离病患”的构想。可是,难得的是,在隔离病人的同时,其设计照顾麻风病人由身至心的需求,体现出人性的光辉。

林永隆认为,双溪毛糯麻风病院是麻风病史上最具价值的麻风病院模式之一,其构造迄今仍完整地保留下来。为着它重大的历史性、社会性意义及建筑价值,未来它也必须完好地保留下来。

为 了保护这个历史性环境,林永隆以“马来西亚公民”的身份,7月10日致函文化、艺术及文物部长莱益斯雅丁(Rais Yatim)、卫生部长蔡细历、古迹专员西蒂祖莱娜玛吉(Siti Zuraina Majid)、雪兰莪州卫生总监等人,要求正视麻风病院的重要性,援引《2005年国家遗产法令》把玛拉工艺大学的发展工程转移其他地点。

具潜能成为世界遗产

林永隆在信中说,纵使玛拉工艺大学仅开发此院区的其中一部份,也必将破坏其完整性。这个构想独特的麻风病院符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列明的“世界遗产”(World Heritage)的数项条件,有潜能被列为“世界遗产”,因此,玛拉工艺大学务必另觅校址。

他 说:“很多国家已经把麻风病院保留为国家的文化遗产。在巴西,13座麻风病院已经在卫生部管辖内被保留下来;在夏威夷,卡拉巴巴(Kalaupapa)的 麻风病院已经被划为国家历史公园(National Historical Park)、路易西安娜(Louisianna)的卡尔威麻风病院(Carville Leprosarium)也被转换为卡尔威历史区(Carville Historic District);在台湾,乐生疗养院(Losheng Sanatorium)其中一部份被保留为东亚人们的文化资产,他们甚至有意连同日本及韩国的相同基建,申请成为世界遗产。”

林永隆接受《独立新闻在线》访问时指出:“双溪毛糯麻风病院在人类文明史上深具历史及社会价值、影响力及贡献,理应跟世界上其它麻风病院一样被保留下来。被鉴定为‘世界遗产’的建筑物,重点是它对人类文明的贡献,因此,双溪毛糯麻风病院有机会被列为世界遗产。”

林永隆不是无的放矢,双溪毛糯麻风病院的确在它的历史中,展现了人性的光辉;这束光辉值得记取。

最伟大的情操,往往体现在最不起眼的枝节中,星纳丹比告诉记者,许多在院内的特拉维斯学校念书的患病孩子,毕业后走出了麻风病院,以坚定的脚步负笈外国知名大学深造;后来他们成了专业人士,在加拿大、美国、欧洲等地闯出一片天。

如果没有双溪毛糯麻风病院,或许他们也许老早就被歧视的眼光打败,在人类自设的牢笼中扭曲、萎顿。也或许,我们今天都没有机会遇到可亲的星纳丹比,要他告诉我们麻风病院的故事。

Saturday, October 06, 2007

工作一星期心得

电视新闻和平面媒体实在有太多不同点了!

!) 电视新闻注重画面,因此你在采访时,脑子里想的不是书面故事的完整性
而是要如何用画面呈现整个故事.

2) 因为时间有限你不可能把完整的故事叙述出来.
因此中三时华文学的摘录重点就变得很重要.

3) 另外你的长文缩短和改写能力需很强
这一点在翻译稿件上是必须的.

整个星期下来:

1) 工作五天, 去了四个新闻地点
第一个是母校马大: 大专校园选举
第二个是民政大厦: 民政大会记者会
第三个是行动党部: 私人医院疏忽
第四个是万挠马华: 高压电缆搬迁事件
都是跟政治有关的地点.

2) 译稿, 写稿, 改稿做了,
剩天气, 股市, 头条没做

3) 看到新闻主播很兴奋!!
原来祈慕勤很小只…
有那么一天我会坐上主播台的!! 野!!!!

Friday, October 05, 2007

男人KTV

前奏才刚刚响起
就有人哭红了眼睛
唱着他们的订情曲
对不起
提了你的伤心过去
一堆男人下了班不回去
十几个人坐在ktv
唱着青春随风远去的回忆
说这年头还有什麽让我们动心
男人歌
唱给谁来听
下一首
有没有你心情
我和你吻别在无人的街
张学友唱出我的情结
男人歌
唱给谁来听
下一首有没有你心情
你的背包
让我走的好缓慢
陈弈迅那首歌是唱的他自己
男人歌
原来唱的都是不敢说的心情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