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31, 2008

米跌价快乐系列2之4个宝宝的故事

话说,
1957年8月31号,
我国终于米跌价了。
宝宝“马”说:很高兴,我国的米,终于跌价了!
...
...
...
又话说,
2008年8月31号米跌价前几天,
我国的油终于跌价了。

宝宝“来”说:很高兴,我国的油,终于跌价了!
...
...

再话说,2008年米跌价后的几天。

我国的油又跌价了!

宝宝“西”说:很高兴,我国的油,又再跌价了!!

...

真的梦里也会笑~~

...

等等!

宝宝“亚”说:喂!你训醒未?边度温甘大只痂癞随街跳?

(以上为广东版:华语是“喂,你醒了没有?哪里有那么大只田鸡到处跳?)

米跌价快乐,你快乐吗?

1957年8月31号哪一天,国父冬菇:米跌价!米跌价!我国独立啦。
...
时光飞逝
...
转眼间
...
2008年8月31号前几天,
首相鸭毒辣:油跌价!油跌价!跌15仙罢啦。
...
光阴似箭
...
日月如梭
...
2008年8月31号后几天,
我执政后第二天油跌价!油跌价!会跌7角钱啦!
...
所以这个国庆,我还是很快乐啦。
马来西亚,米跌价快乐!

Saturday, August 30, 2008

恭喜憋疯[BearFoong]荣获年度最佳「鳳凰來儀」部落格


在国庆佳节来临之际,在部落客风起云涌之时。
憋疯通过一个人的脑浆http://jie.chencafe.com/首度参加了部落格测试!
并“荣获”年度最佳「鳳凰來儀」部落格!!!


恭喜恭喜!
咦。。等等~
什么是「鳳凰來儀」呢?
(为什么好像女生来大姨妈的感觉?!?!怪怪的)


鳳凰來舞而有容儀,古代以為祥瑞的預兆。
書經˙益稷:簫韶九成,鳳凰來儀。
三國演義˙第八十回:自魏王即位以來,麒麟降生,鳳凰來儀,黃龍出現,嘉禾蔚生,甘露下降。


我都不知道什么来的。
我只知道这是全球部落格“不及格”大奖。
你也来玩一下。


大家可以去看测试你的部落的“个性”。
http://award.veryxd.net/blogs/new


延伸阅读,
憋疯部落格成分: 反臉無情 - 11.81% 泛濫成災 - 24.23% 朝令夕改 - 26.20% 鳳凰來儀 - 37.76%

另外,马来西亚人在2007年举办了第一次的中文部落格祭,反应不俗。
2008年的比赛又来了!你报名参加了吗?
报名吧! - http://mybloggercon.org/vote/node/add/register-2008
官方网站 - http://mybloggercon.com/award/index.php

[米跌价快乐]寓言故事:动物王国里的筋痴欲孽

在这个米跌价的大日子倒数前夕。
憋疯和大家分享一下有趣的网络小说。


首先登场的有这个寓言故事:
http://layholdyea.multiply.com/journal/item/1/1

这个故事,太强了!!
故事开始了,话说。。

在一片热带雨林中,马朝历经二十二年的辉煌与黑暗,马帝宣布退位,鸭帝登基。

鸭朝五年,朝廷腐败之极,贪污滥权、刮民脂膏之事日益严重,上至高官,下至捕快,加上经济萧条、马粮涨价,以至百物皆涨,民不聊生,怨声四起。终于,阔别十年,鹌贼撑杆起义。

鸭帝昏庸无能,实权掌控在驸马凯狸手中。鸭朝二年,鸭后病重不治而驾崩,鸭帝一阵呜呼哀哉之后很快便另结新欢,于四年另娶奸妃一名。

鸭朝五年的七月的某个下午,鸭帝与奸妃在鸭椅上嬉戏。宫殿门外,有一只身为太监总管的小黄狗来回踱步,守候着伺候鸭帝。这太监总管名叫小定子。

申时一到,小定子便看见凯狸正缓缓地从远处步向宫门。

小定子:启禀皇上,驸马爷凯狸前来觐见。

鸭帝:(匆匆打发奸妃到鸭椅背后)好,传他进来。

小定子:(高声)皇上召见,传驸马爷凯狸。。。

凯狸:小婿叩见岳父大人,愿父皇八百二十六岁,一万五千岁,三万一千岁。

鸭帝:平身吧,坐吧。唉。(愁容)

凯狸:父皇还在为“马当坡”的战役操心?

鸭帝:唉,这前朝大臣老鹌如今想要东山再起,号集反贼千万,可真叫朕头疼不已啊。。。

凯狸:就是,先帝老马爷给他盖上的那一桩“非法栽菊”的罪名,还无法将他置于死地。。。

鸭帝:都怪朕当年逞一时的妇人之仁,放虎归山啊!错矣!错矣!

凯狸:乌贼统领再如法炮制十年前的先帝老马爷赐他的罪名,也还未见成效呢。 

鸭帝:唉,朕真不及先帝般英明神武啊。。。

小定子插嘴:皇上,这又未必。先帝老马爷日前不是才说,若鹌贼成功篡位,他老马家必定要逃亡至另一个森林的了,可见,先帝也还怕了这鹌贼呢。

凯狸:没错的,父皇。父皇其实也不必操心,马当坡一役,很有分量的“阿力象”肯定会披甲上阵,加上有“那鸡大将军”的督战,鹌贼要反,可没那么容易呢。再者,小婿一手调教的“麻冷狉”骑兵团已经上了马当坡,不只可以到战场外围挥旗呐喊助威、制造骚乱、插桩嫁祸、派发“猪名册”还可以引起蟆癞族的对鹌贼的反感。

鸭帝:当然,阿力象懂得华龙的语言,应该可以赚取华龙的支持。况且,那鸡大将军做事相当有计谋有分寸,对朕又忠心耿耿,即使兵权在握也毫无造反之心,朕对他非常有信心。无奈他擅自挪用炮火库里的四号大炮把那只梦鸪炸成碎片,梦鸪事件虽然经朕默许及庇护,却还露出一点点马脚,他本身也受了不少麻烦呢。

凯狸:放心吧,“鲍青蚬”受我们这么多好处,这法官不会判那鸡大将军有罪的。

鸭帝:也是,不然朕也不会答应两年后退位让贤,给“鸡帝”登基。

凯狸:父皇此举妙极,这样所有的乌贼统领也不敢心存不满了。

凯狸然后瞄了一眼鸭帝身后毕恭毕敬的小定子。

凯狸:况且,定公公和兄长“黄家犬”,他们兄弟俩的部下也已驻军马当坡全力助阵,誓要平了老鹌这反贼。

鸭帝:要不是朕觉得从老鹌那边游来的“鱼产”信不过,朕也不会派阿力象上阵了。噢?你们卖花工会那边,谁去了呢?

小定子:回皇上,卖花工会的兄弟们义不容辞,我们的“不倒翁、莱廖虾、黄老燕”一等大将都已从鸡笼坡的安乐窝出发到马当坡的烽火前线了,还大派军粮,白糖六百万斤。冥震党的“紫菜根”也去了,还有那之前负责铺路搭桥的“三味肥驴”的部下也一早到那边布阵了。

鸭帝:噢,还有那个紫根。。。他不久前不是才跟那反贼“冠鹰”骂街厮杀吗?三味肥驴最近还得操心“穿山甲洞”的那条断桥呢。。。

小定子:就是就是,最近森林里突然很流行骂街,上次就马粮大涨价一事,那个七品小官“沙比鲤”都骂不过老鹌呢,不过这次紫根表现得很不错,冠鹰列出好多罪状也都骂他不倒。

鸭帝:骂多了有鬼用?朕早已下令“饭摊鲫”不可抓紫根和他的前朝官员,哼。对了,你们党内的“老菜头”和“尾夹响”应该没有上马当坡助阵吧?

小定子:当然没有。那条老菜和那条响尾蛇,最近名声都不好,因为他们俩都还没洗脱侵犯良家妇女的嫌疑。奴才还有一事请求,皇上万万不可派遣“海上牧鲸”去马当坡助阵!因为他之前爽爽就时不时“翘尾”好多次了,所有的华龙都已经很不爽,还恳请皇上劝他把那条烂尾巴收起来。

鸭帝:嗯,他们没去也好,免得败坏了我军的名声。对了,老鹌的阵营那边有谁呢?

凯狸:回父皇,他那边当然少不了吉祥鹰两父子、聂亚驹、哈迪汪汪、小辣椒、小强。。。

鸭帝:哼,又是那班反贼。。。(鸭帝突然想起了什么,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然后整只鸭站起身来)

鸭帝:对了,那一只“绿丛猬”,我们森林里的英雄,去了北平,虽然砍不到一棵“金树”,却也采了一朵“银花”回来。他不是快回来了吗?你们看这与马当坡毗邻的英雄,这要怎么办?

小定子:(微笑)皇上放心吧,这事我们一早已经安排好了,幸好他只摘了银花,我们还省下七十万两赏金呢。他一回来,我们的“专鸡”已准备好把他送到马当坡那里协助阿力象,不会落入冠鹰的手中。

鸭帝:好好好,还算你们安排周到。另一边厢,朕也已经下令“哈密阿瓜”快快通过“提炼椰法案”,好对付老鹌,要把他的椰子提炼出来。

凯狸:父皇果然英明!即使“屎蚨”都被那鸡大将军挟持到“巨葱堂”发毒誓指控老鹌曾经闯入他家后门种八株菊花,但老鹌死都不肯让我们提炼他的椰,哈密阿瓜只好出此下策了。

小定子:驸马爷说的甚是,除了“提炼椰法案”,咱们别无办法,因为“明月派”的两大长老,聂亚驹和哈迪汪汪都站出来说屎蚨发的毒誓无效,劝大家不要相信。

凯狸:他们跟老鹌是一伙的,当然帮他说话啦。。。没事的,父皇大可放心,哈密阿瓜一定会尽快把事情办妥,到时老鹌要怎么抗拒都不行了,只好屈打成招咯,哈哈。

小定子:哈哈,还有另外一桩,饭摊鲫还要控告老鹌多年前收过“万能博豺”的六千万两银子呢。欲加之罪,万箭齐发,老鹌再插翅也难飞了。

鸭帝:(微笑)有你们办事,朕的确还蛮放心的。好吧,今天朕心情好,就下诏宣布明天起“马粮”降价十五文钱吧!呵~~~朕累了,朕要跟“奸妃”睡觉去了。你们都退下吧。

凯狸:小婿告退,父皇鸭体要保重。

小定子:奴才告退,明早再向皇上请安。祝皇上鸭颜大悦。

数日后,马当坡战役一触即发,老鹌率领的“蓝眼军队”在两大盟友火箭派和明月派作为左右双翼的辅助下,大破那鸡大将军和阿力象的阵势,就连专程来搅局的“寒带狒”也一并扫荡。老鹌成功拿下马当坡,气势如虹向京城挺进!

再嗜睡的鸭帝,如今四面楚歌,居安不再而思危有之,鸭座摇摇欲坠,一代昏君竟也彻夜难眠了。。

Thursday, August 28, 2008

我为安华胜出而烦恼

很遗憾,见到安华胜,而且还是狂胜。。

我是支持国阵的,更加支持阿力夏胜出。
否决了安华的布城之路,
这样马来西亚才能大步的跨向警察国,迈向先进国这个远大目标。

另外我也非常支持强迫检验DNA,
这样人民才能够更加的效忠国阵。
不敢乱乱玩菊花。

在我国,“稳定压倒一切”是多么的重要!
强权的国阵政府,稳定的政治,
这样国阵政府才能更大胆的跟大道公司签署人民都不知道的秘密条约。

我很希望看到大道公司不断的涨过路费,
政府不断的赔偿大道公司的损失,这对人民最有利。
因为这样才能鼓舞人民更努力的工作。

我也很希望政府不断调高油费,
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得到更多津贴
RM625太少了,人民都希望可以拿更多。

另外,我也很喜欢政府推行的固打制。
因为这个全世界少见的制度,让某些族群可以依赖拐杖到可以参加残奥运的地步。
也顺便送一些族群去外国学习过后回来贡献我国。

我更喜欢现在的喝咖啡文化,
你看,我国首相和国大党主席为我们人民喝咖啡喝到几肥,
我们人民及继续挨饿受苦吧,胆固醇才不会过高。

还有就是,如果国阵政府领导,
他就可以不知道部落客在写什么咯
他就可以继续要听真话,可是却假装什么都听不到咯。

我真的不知道要写什么了。。
我为安华胜出而烦恼。
烦恼ing

为什么李宗伟会输?

李宗伟捧牌回来,
虽然不是金镶玉,
也没有唱金包银,
但我们都很高兴。
中央政府专机接送他。
槟州政府给个拿督他。
部落客写文章鼓舞他。
羽球迷还支持鼓励他。
女朋友黄妙珠亲亲他。

可是你知道为什么我们会失去一个公共假期
和只是看了20分钟的直播吗?
憋疯想了很久,
终于找到答案。
请看下面这张林丹照片的下面。
应该不好意思说是请看一看林丹的下面。
现在你终于知道真相了吧?
(PS:所以我国要夺取首面奥运金牌,不用进口球员,进口伟哥就可以了)

珍惜该珍惜的

最近心情很郁闷,闭门不想见人。
天空一直下雨,加剧灰色的心情。
.
这个月里,两位在媒体界人士的朋友先后遭遇车祸,一个不幸挣扎几天后离开,一个侥幸生存。
另外,两位也是在媒体界人士的前辈朋友,父亲也是先后过世。
.
人生无常,生命脆弱。
名和利的追逐,在风尘归途后显得单薄苍白无力。
.
原各位珍惜应该珍惜的,把握应该把握的,感谢应该感谢的,原谅应该原谅的。
人生是趟旅途,完成你的任务后,潇洒地离开。
.
但愿,你身边的人是高兴地迎接哭着来到这世上的你;
而你是微笑地完成任务告别身边所有泣别你的人。
.
身边许多良久不见的朋友,
是不是应该问候他们了呢?
.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
我的名字叫“前”广播员。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当上广播员,更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辗转而离开。自小就不善辞令、不爱表现的我,任谁也无法预料有一天会当上广播员,抑或举起麦克风在大庭广众滔滔不绝。不过,从那一天开始,这就是一条没有回头的道路。曾经有人问我,你在广播界的未来和前途是什么?你的广播理想是什么?若以后有一天离开了,你会从事哪些行业?…… 这连串问题如喝头棒般,叫我汗颜及无言以对。很多时候宁可选择当起了鸵鸟,将高贵的头颅埋进沙土里,忘却人间烟火。纵观身边的前同事,有很多依然无法回头。曾经与离开广播界的同事叙旧时,套用当时她对我说的一句话:“浸湿了的头发很难滴干。”这说明了什么?也许大家一直在兜兜转转,始终找不到一个突破的门槛,大家试图在同样的圈子里继续享一杯羹。不过,目前马来西亚华人的媒体范畴确实有限,屈指可数就那几家电台电视台、那几家报馆杂志社及那几家唱片公司。说来说去,到底又为了什么而叫大家依恋难弃舍?长期下来,几乎每位广播员都会培养一种说话的“瘾”,听到别人说话的时候,自己也想插一嘴说一轮。主持节目时,分享自己的所见所闻是一种乐趣;访问不同的嘉宾是一种挑战;这不正是众人追求工作中所带来的乐趣及满足感?一直以来被前辈灌输要安分守己、做应该做的事情、讲应当讲的内容,这种观念已根深蒂固。初入行时,前辈常常提醒在广播上切记不要太过宣扬个人主义,广播时也不要把自己的名字常常挂在口中。环顾身边较出位的,都有突出自己的那一套方法。而我,只想做好自己的本分而已。喜欢你的听众,自然会记得你的芳名。记得在最后一天的广播,众人皆竖起耳朵等待好戏上演。在没有泪水,只有万般的无奈与沉重悲痛的心情及众人的惋惜声中跟直播室道别。有不曾相识的听众来电啜泣挽留、有听众发短讯:“离开之后要以最漂亮的姿势站起来”,祝福的片片只字刻在脑海里荡漾,久久挥之不去。在公家机构行事,确实存在着许多的繁文缛节,也有叫人透不过气的固定模式。身处在当下的环境,就会被政府不公平的机制拖曳。上头的决策及反复无常的行为叫人难以信服,奈何当权者至上,就这样――一群忠贞不渝的广播员就被“壮烈牺牲”了。离开广播界之后,另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你们就叫我“前”广播员吧!
.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
这是爱芳的故事。
我们同时在去年十月向马新社报到。
.
我是记者,她是旁述。
本来没有什么机会交流。
.
离开马新社那天,她和我聊了好一阵子。
我还记得,那天她开心地拿出她手机里和刘德华拍的照片。
.
奈何时间不够,我们说好下次再约喝茶。
那封短信,还在我的手机里。
.
就这样,没有下次的机会。

Tuesday, August 26, 2008

Saturday, August 09, 2008

憋疯在080808的时候。。

憋疯在北京吃糖。
因为北京戒盐很深。

opps,sorry。
是戒严不是戒盐。

所以跑去了鼓钟楼。
以为有烟花。

结果看大脚印。
没错,就是29个的其中一个。

有点诈到没力。
=.='''

不过没关系啦,
感觉成了大马使节。

与各国代表
宣传这个以玩菊花文明的国家。


Thursday, August 07, 2008

安华在北京的势力

憋疯在北京
看到了这个

原来所谓的外国势力就是这样。。嘿嘿
告诉你,不简单,这栋楼在北京市最繁华的地带--王府井大街。

但是,憋疯看不到纳吉饭店。
或阿都拉饭店。

阿不不不不,
连巴达维饭店都没有。

我朋友告诉我,
中国还有安华桥。
看来巴东埔选民,为了中马两国的关系。
你要投。。。

憋疯在北京[北京奥运·憋疯休息]



适逢国内政局不稳,经济低迷。
鸡奸,阴毛,暗花,菊花,补选,党选。。

憋疯决定学神秘侦探巴辣,逃到国外,以示安全。
但行踪不会神秘。

逃难就是要去更安全的地方。
憋疯去了北京奥运。

同一个世界,
同一个梦想。

中国放假一天,
北京市却要市民留在家里看电视。

另外,北京酒店住不满人。
所以签证获准延长。

北京欢迎你。
憋疯欢迎你。

还有,
恐怖分子也欢迎你。

快点过来。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